愛在人間    情系天堂    福山選墓 百姓能買得起的合法公墓
時代正在推動祭祀模式發生轉型
發布日期:2020-06-24 瀏覽次數:1059次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今年清明節是始料未及,對殯葬服務單位來說,工作壓力倍增。

為了做好防疫工作,各地對殯葬服務單位采取預約、錯峰、限流或封閉的方法,有效控制了現場祭掃人員的數量,避免了大規模的人員聚集。然而,如何采取更有利的措施,既能滿足群眾祭掃需求,又能順應殯葬改革的方針路線,成為了對殯葬服務單位工作能力的一次重要考驗。

于是,網絡祭祀、“云”祭掃成為了今年清明祭掃的主推形式,一些地區積極倡導群眾采取網上祭祀的方式寄托哀思,同步做好資源整合,對現有殯葬網絡平臺的開發和創新,很大程度上彌補了群眾不能現場祭掃的遺憾,使網祭的社會認知度、群眾參與度和認可度得到明顯提升,是今年清明祭掃工作的最大亮點。

本文作者立足于殯葬改革和行業發展大局,從文化、歷史、理念、創新的角度,闡釋網絡祭掃作為時代產物和推動殯葬改革的有利手段,如何逐步帶動傳統祭祀模式的轉型與發展。

 

在疫情的影響下,2020年的清明節,注定是不同尋常的。為了遏制疫情在國內的反彈,多數省份和地區紛紛出臺了清明期間的祭掃辦法,通過預約限流的方式控制到墓園祭掃的人員規模。據有關部門透露,各地墓園已達到了疫情期間最大的祭掃承載量。各地政府和服務單位人員的防疫和祭掃服務壓力可想而知。

在清明節前召開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民政部社會事務司范瑜副司長建議國人在傳統的墓園祭掃外,更多通過家庭追思、“云祭掃”(網絡祭祀)、代客祭掃等方式祭祀先人。事實也證明,相關作法在不少地區已有很好實踐。如據上海市民政局透露,截至4月1日,上海市網絡祭掃的人數已達到98.16萬人次。相關負責人表示,上海將進一步將有關作法固定并延續下去,使之成為引導群眾觀念和習慣、推進喪葬禮俗變革的新方式。

“云祭掃”是個新名詞,不過網絡祭祀卻并不是一個新事物。早在上世紀90年代后期,隨著網絡在中國大陸的漸趨普及,便有人提倡推行網絡祭祀,甚至還有人開辦了網站。按照著名社會學家鄧偉志先生的理解,網絡祭祀是將逝者的遺像、挽聯、唁電、唁函、悼文等錄入電腦,在網絡上建立墓地并予以祭祀的悼念形式。然而一段時期內,網絡祭祀盡管“叫好”,卻不“叫座”,并未得到大眾普遍認可。其原因除與網絡祭祀推行時日尚短以及人們傳統的生死觀念依然在頑強地發生作用外,最重要的還與國人對網絡祭祀在文化意義的挖掘上仍很不夠有關。特別是由于網絡空間的虛擬特征,國人在祭祀先人時總是有著一層“隔”的感覺。因此,盡管一些大的網站注冊人數逐年增加,但多數網站只是象征性收取些許費用,只能算是勉強經營。

沒有人會想到,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卻在相當程度上推廣了網絡祭祀的社會認知度和接受度。特別是對于那些不能到現場祭祀先人的人們,通過在網絡上建立悼網墓,成為了一種表達慎終追遠、寄托哀思的重要途徑。不過,對于多數人來說,在網墓的打造上還遠遠不夠。盡管一些網站也開發了為逝者貢獻祭品、播放音樂以及親友互動等功能,但現有網墓的內容開發上還是非常簡單。逝者最為精彩的人生文化,依然沒有得到很好地呈現。


不由得想起于光遠先生的一篇小文章。在這篇文章中,于先生著重強調了殯葬文化建設的重要性,并特別指出在“殯”(指祭祀悼念等相關禮儀)和“葬”(指對遺體及其骨灰的處置)之外,還應有一個“傳”。這個“傳”,用于先生的話說,就是使逝者(特別是普羅大眾)生前有意義的東西能夠流傳于后世。因此,于先生大力提倡“墓志銘文學”,希望墓地能夠成為生人與死人對話的地方。其實,于先生所提倡的這個“傳”,恰恰是網絡祭祀最具優勢之處。網絡的巨大空間,是實體墓面遠遠不能比擬的。由此,網絡祭祀不僅在墓志銘上能夠大做文章,而且還能將逝者的生平事跡更為詳盡而生動地“傳”給后人。換句話說,人們完全可以將網絡打造成記錄生命、見證生命、延續生命的歷史空間,成為普羅大眾書寫自身歷史的一個平臺。

與實體墓明顯受到逝者社會屬性的影響不同,在網墓中人們可以不分等級、無論貴賤地詳細記錄下先輩的所有信息,包括身份、婚姻、工作以及家庭生活等各個方面。甚至可以在網絡中建立家譜,將家族世系清晰地保存下去。對于一般大眾來說,多數人對祖輩的了解最多也就在三、四代左右。再往前推的話,可能多數先輩都只是一些抽象干癟的符號了。即使是借助家譜,因其有限的記載也不會太過詳盡。網絡祭祀的推行,顯然能夠突破這一限制。試想,多少年后,后人依然可以通過網絡對其先祖的事跡、生平以及音容笑貌有著詳盡而直觀的了解,那種直面家族歷史的喜悅與欣慰之情,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網墓在保存先輩生活印記的同時,同樣在延續并縮短后人對先輩的情感上有其獨到之處。在傳統的祭祀以及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動中,后人的情感抒發多少是受到某種限制的。即以悼詞或祭文為例,當后人在先人的墓冢前念完這些文字后,一般都會將其焚燒掉。除了有限的文稿有幸能夠得到保留外,多數文字以及當事人的情感便同時消失在了歷史的塵封之中。而在網絡空間中,后人卻可以隨時隨地傾吐對逝者的思念與緬懷之情。如若網絡維護得當,這些文字還將長久保留下去。當后人看到一代代的祖輩對其先祖的緬懷文字時勢必會深受感動,一下子便拉近了與先輩們的情感距離。這對營造家族的歷史記憶與增進家族的凝聚力,又是多么的重要!

如果人們能夠認同這一理念,為何就不能自覺地做一個保存家族歷史的有心人呢?在與祖輩、父輩朝夕相處時,有意識地記錄一下他們的屬相、愛好、習慣性動作、口頭禪……。此外,還可用DV拍下他們生活中的某些瞬間:一個回眸、一聲淺笑、一個手勢、一個背影……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極其普通但又注定總有一天會消失掉的。如果能夠捕捉到這些,想來不光對自己將是一種美好的記憶和紀念,對構建家族歷史也將是一個不小的貢獻。

完全可以想象,如果一代一代的堅持下去,幾十年乃至幾百年后,不單是某個家族的后人能夠清晰地感知其先輩的歷史,對于后世的史家來說也將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福分。當他們點擊鼠標翻看這些歷史記錄時,直接體悟到的可是不同時代的心跳聲。進而,當后世史家敲擊鍵盤為普羅大眾修史時,肯定不會再為史料的貧乏而愁蹙無計,在人物的塑造上也不再會是時下單向度的簡單描摹。代之而起的,必將是一幅幅鮮活的歷史圖象和直逼人物內心的深度刻畫,以及充滿著感情的歷史筆觸。

一百多年前,梁任公在《中國歷史研究法》一書中,將一部二十四史直斥為帝王家譜。言外之意,是說在傳統的史籍之中,很難見到普羅大眾的身影。盡管任公的這一批評,并不能贏得后世史家的一致認同。但無疑,任公也點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在歷史書寫的話語權掌控在社會精英的手中時,普羅大眾往往面臨普遍失語的境地,很難成為歷史書寫的主要對象。那么,當人類進入電子化、信息化的今天,普羅大眾能否在網絡中開辟出一片空間來書寫自身的歷史呢?


形祭不如心祭。2020年的這場疫情給人們帶來了太多的深思。在這場疫情中,國內外數以千計、萬計的人們丟掉了性命。對于生者而言,出門盡情享受陽光明媚的春天,甚至成為了一種奢望。相信每一個人,內心都會程度不同地受到觸動!在這個非同尋常的清明節,對于不能到墓園祭奠先人的人們,何妨不在網絡上開辟一個空間、去為家族、家庭史的譜系認真地去寫上一筆呢?

時代在呼喚,同時也在推動傳統祭祀模式發生轉型!

 

1+

領軍企業

遼寧墓園領導品牌

3+

三大園區

公園式公墓環境

365+

高效服務

優質、高效,用心服務

3500+

服務行業

萬余次客戶服務經驗

400電話

13842327426

預約專車

福山公墓掃碼約車

售后服務

福山公墓售后微信


掃碼預約專車

福彩3d澳客网杀号定胆